从颅内高潮到扫黄打非:被玩坏的ASMR到底是啥

2018-10-11 来源:安全豹作者:安全豹

大家是否有听说过ASMR

国内称之为“颅内高潮”

本意是指“自发性知觉经络反应”
听起来好像有点复杂

但仅凭“高潮”这俩字

就已燃起了豹哥的兴趣


ASMR前世

    回想一下:当你挖耳时,是否会感觉到头皮似有微电流通过般酥痒,而后身体完全放松,并伴有心情的愉悦?还可能会发生在按摩、理发、耳语,舌舔等等情境之中,这种感受,就叫做ASMR,它是一个用来描述感受的词。

(图片来源于网络)


    在维基百科中,它的中文译名叫做“自发性知觉高潮反应”.简单来讲,就是通过模拟各类自然声音,去刺激身体部位,让人产生愉悦和放松的感觉。由此我们可以知道,在原汁原味的ASMR视频中,声音永远是主角。不管是哪一种声音,你唯一需要做的,就是带上耳机静听。而屏幕上的画面是男是女、站着躺着,这些都不重要。“每当压力过大,我就会失眠,但失眠也会反过来会加重我的压力。ASMR就像一剂安眠药,能够让我在轻松愉悦中慢慢睡着,我很享受这种被声音按摩的体验。”这是大多数热衷ASMR音视频的用户普遍感受。ASMR的出现,最初的用途是为了助眠和释压。


ASMR的发展轨迹


    2007年,一位ID为“okaywhatever”的21岁网友在医学资讯网站SteadyHealth上发起了一篇名为《Werid Sensation Feels Good》(一种舒服而奇怪的感觉)的帖子,介绍了从儿时起他经历的那些特别的感觉。这些感觉通常是由看似随机的、毫无关联的事件引发的,比如指尖滑过皮肤,听别人讲一个故事,或者看一场木偶表演。


    2010年2月,住在纽约的网络安全专家詹妮弗·艾伦在自己家中的办公桌上铺满了便签纸,不断推敲合适的名称,想要描述那种“舒服而奇怪”的感觉。她在Facebook上建立了一个名为ASMRgroup的群组,开始推广自己对“这种感觉”的定义,这个“纯净”的定义获得了大量的支持,ASMR(Autonomous Sensory Meridian Response)逐渐成为描述这种感觉的统一术语。后来在温彻斯特的雪兰多大学,生物制药科学教授Craig Richard对世界各地近两万人进行了调查。


    数据显示,四分之三的受试者使用ASMR视频来帮助他们睡眠,三分之一说视频可以帮助他们“感到放松”。再后来因为ASMR有明显治疗失眠和释放压力的功能,越来越多的ASMR音视频出现,并使用专业录音设备增加真实的效果和带入感。


人头录音专业设备


    为了给观众的耳朵重新展现那种真实的安静的环境,ASMR的制作相当苛刻。国外的知名ASMR制作大师都会购买专业的“人头录音”设备。

(图片来源于网络)



ASMR传入中国

    2014年夏天,ASMR被加拿大籍华裔Richard_Price引入中国,在国内最早是起源于B站,而后才在其他直播平台兴起。2016年,在罗振宇的深圳卫视跨年演讲“时间的朋友”中第一次以社群的形式提到ASMR,被形容为是“听好听的声音”。然而,ASMR从传入中国到被禁封,仅仅用了4年时间。ASMR为何被禁?


被迅速色情化变成福利视频


    ASMR最先是在B站上出现,B站作为二次元门户网站,很多UP主都是COS的爱好者。而个别UP主在制作ASMR视频时,会按照观众的要求,穿上暴露的COS服装来表演。与色情元素相关的事物从来都不缺流量,这就使得越来越多的ASMR主播,为了抢夺流量,不惜把ASMR变成软色情。

(B站截图:来源于网络)


    虽然国内ASMR起于B站,但却兴盛于各大直播平台。由于利益驱使,ASMR的本意被极端曲解,成了一种打着直播的擦边球。在ASMR的直播中,主播利用各种性暗示的行为,包括以心跳,变装,口腔音,舔耳朵等方式吸引观众,跟金主交换礼物(变现),并引导观众/听众购买衍生的情色视频等内容,显然,这些方式是最奏效的。


    今年6月开始,全国“扫黄打非”办公室约谈网易云音乐、百度网盘、B站、猫耳FM、蜻蜓FM等多家网站负责人,要求各平台大力清理涉色情低俗问题的ASMR内容,加强对相关内容的监管和审核。

(图片来源于网络)


被利用来进行灰产


    经过国家网信办的约谈,很多直播平台都会对视频内容进行审核和监管,ASMR在多家平台和网站被封禁,在各平台搜索ASMR基本已经找不到相关内容。

(某FM平台搜索截图)


    然而,ASMR被引入国内后,就开始了野蛮生长。随着直播的崛起,国内ASMR的内容开始加速畸形化,并迅速形成一条寄生于直播、QQ群、各网盘等之间的灰色产业链。主播直播尺度太大,很快就会被封,但若表演中规中矩,就得不到流量。为了平衡这两种局面,很多主播会在正常直播之余,录制一些大尺度的伪ASMR视频,并在直播中放出已创建好的QQ群号码,引诱平台粉丝转移至QQ群,通过付费的方式,进行色情视频的售卖。

(图片来源于网络)


    一旦有观众加群,引导性的付费服务就会出现:“刷10个卡10个视频”、“1个飞机20个视频”、“1个火箭40个视频”。其中卡、飞机、火箭在直播平台对应的价格分别为60元、100元、500元。这种“办卡加群”的手法,绕开了平台的监管,使得大尺度伪ASMR视频开始在网盘链接等渠道中大肆扩散。

(图片来源于网络)


    而随着线上ASMR的全面封禁,线下的ASMR资源,竟然开始涨价了。那些坐拥资源的群主,从1个G的试看视频,缩短到了不超过5分钟的试看视频;从9.9元打包,并且买一赠一的价格,涨到了29-59元不等;态度也更加强硬,以全员禁言,且加群后三天未付费购买,就会被踢出的方式,维护自身利益。


    即便如此,ASMR资源买卖的热度还是只增不减,而骗局也随之增多。很多骗子会换上与ASMR主题相关的头像,以相对较低的售价吸引客户,一旦有人上钩询问,骗子就会热情的发一些视频截图和目录截图,最多也就是一个几分钟的试看视频。一旦客户发了红包或转账,就会立即将其拉黑,换个头像继续行骗。

6


    原本用于放松、助眠的ASMR,火了之后却被软色情附体,成为了不法分子敛财的工具。面对这样诱惑性套路,金山毒霸安全专家提醒:切勿被美色冲昏头脑,遇到资金交易时,应理性对待。同时建议网民电脑、手机安装安全软件,如金山毒霸、猎豹安全大师,可识别各类色情网络诈骗,如黄色钓鱼网站,虚假交友软件等,防止上当受骗。

安全豹 微信公众号